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巴黎日记:中国清零,西方又开始质疑了

观察者网 03-26 195

【文 /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2020 年 3 月 24 日 星期二 晴

中国持续清零,国人喜极而泣,武汉车流滚滚竟然也引得小伙伴兴奋地大喊:堵车了,终于堵车了!中国期待以久的武汉解禁也就要梦想成真。对此,世卫组织也给予了积极评价,声称中国给世界带来了希望。

确实,对于仍然笼罩在疫情阴霾下的世界,中国的胜利是多么难得的好消息。当世卫把新冠病毒定性为 " 人类敌人 " 的时候,中国作为第一个战胜这个病毒的国家,其意义不亚于二战时的中途岛和斯大林格勒。

然而,刺耳的声音再次不期而至,西方不少媒体纷纷质疑中国清零!

几十年,我都习惯于、麻木于西方的 " 质疑 ",但这一次,却是出乎愤怒了。不仅仅是因为东西方、全球有共同的敌人,有相同的境遇,也因为中国做的最好。更因为直到这个时候,西方仍然放不下自己的傲慢和私利。

中国的清零,无非是令西方难堪和感到巨大的压力:中国第一个出现疫情,它们肆意贬低和嘲讽,后来自己却沦陷。恰这时中国迎来胜利的消息,这自然令其很难接受。几乎是出于本能,就发起质疑大战。

尤其不同的是,这是自 2008 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东西方第一次面临同样的挑战。虽是同台竞技,但西方还具有天时地利优势:中国摸索出来的经验和为全球争取到了一个多月准备时间。结果西方完全处于下风,其危机感之强烈可以想像。

雷神山医院首个病区患者 " 清零 "

根据各国到目前的表现,新冠数据是否真实取决于四个条件:

第一是流行病学条件。这主要在疫情初期,中国确定的标准是去过海鲜市场,韩国、日本、台湾、美国等确定的标准是来自武汉,后来都发现不能涵盖所有病例而进行调整。

第二是检测能力。各个国家差异很大。德国一天可以检测 1.2 万例,法国只有 4000 例。美国初期由于检测试剂不合格,也不允许各州检测,所以一度检测水平很低,后来才改善,病例也随之大幅上升。

第三是检测意愿和政策。中国和韩国是全面检测,包括疑似病例及密切接触者。所以,在中国还有一个单例数据:无症状者,虽然不算入确诊病例中,但必须观察隔离十四天。西方多数国家要么明确规定轻症不检测,这以法国、德国、英国、日本等为代表,要么干脆放弃检测,这又以瑞典为代表。还有的国家对死亡者不检测,比如德国。

但实际上各国一般都要检测死亡者,因为可以追查他的接触史,可以有效隔离高风险人群。意大利贝加莫市 75% 的死亡病例都是在家中,如果按照德国的政策,就可以减少大量确诊和死亡人数,但除了数据好看、让大家放松警惕外,有什么意义呢?

因此无论是从能力还是检测政策来讲,中国的数据是最完整、最可靠的,从研究的角度来讲也最具参考价值。西方公布的数据则不包括疑似、轻症,更不包括无症状者,其准确性和中国比差得很远。然而,这个世界荒唐的是,中国还没有指责西方数据不准确,西方却理直气壮地倒打一耙。

尤其重要的是,任何人都清楚,病毒和别的不一样,假信息根本瞒不住,造成的后果非常严重。如果中国清零是假,怎么敢解封湖北?解封全国?

历史上看,改革开放以来,西方对中国的质疑声就不断。特别是中国哪一方面表现得好,就以质疑的名义否定你,在质疑中国的经济数据上,这点表现突出。后来一些专业学者看不下去了——学者不是政治人物,毕竟要以事实为依据,也出版专著反驳。

这其中比较有名的是曾任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公共事务学院讲座教授的葛艺豪(Arthur R. Kroeber)。他在新书《中国的经济:每个人都需要知道的真相》中用专章分析中国数据的可靠性,并一一驳斥各种质疑,认为这些质疑缺乏理论和实证的支持。最后他的结论是:中国 " 即使达不到西方统计科学的最高标准,但它们是可用的。"

考虑到学者来自西方,不大可能认为中国优于西方,但这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其实,不用什么学者费心论证,试想,有哪一个国家可以靠假数字高速发展四十多年?有哪一个国家可以靠假数字成为全球第一大制造业强国、高铁第一大国、外汇储备第一大国等等诸多第一?美国和欧洲会不约而同地把一个数据造假的中国当作头号竞争对手?

除了质疑中国,这几天西方媒体的另一大变化是不断出现放弃老年人的言论。3 月 23 日现年 69 岁的美国得克萨斯州副州长丹 · 帕特里克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他表示包括自己在内的很多年长者会为年轻人做出牺牲,以拯救美国经济。此前他也有类似经济比老年人重要的观点。几乎与此同时,西班牙也出现类似观点的视频。

其背景一是因为疫情扩散非常迅速,各国医疗体系正面临崩溃。越来越多的国家在步意大利的后尘。西班牙一天死亡超过五百人,正接近意大利的水平。二是经济受到极其严重的打击。特别是美国已经被世卫点名,即将超越欧洲成为全球最严重的疫区。

根据世卫组织的统计,疫情到第一个十万,用了 67 天(此时中国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了),到第二个十万用了 11 天,到第三个十万仅仅四天——这还是西方或者放弃检测、或者放弃轻症检测的情况下。目前来看,新增病例主要在欧美。欧洲超过 20 万,美国则接近 5 万。

目前看,这种放弃老年人的观点并没有被西方中央政府所接受,但实际上,一线的医生已经按照这个观点去做了。意大利早就进行有选择的治疗,法国七十岁以上也早就不抢救了。视频流出的西班牙,一些医院也是如此。只不过这样做的理由是为了把有限的资源发挥最大的作用,或以 " 集体利益 " 为目标,优先救治存活率较高的患者,而不是赤裸裸说牺牲老人去换经济。

说来说去,还是强调资源的有效性,这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逻辑还是很吻合。就是西方整体的防疫策略,也是以坚守比例原则为理由,不愿意上来就实施中国一步到位般的措施,反应的还是收益成本思维。

尽管西方疫情已经发展到这么严重的程度,但周一,在纽约外交关系协会举行的有关新冠病毒疫情应对谈论会上,还有学者提出 " 西方国家不能也不应该复制中国模式 ",其理由是:

" 通过实行极端做法以最大限度保护健康,但却引起重大恐慌,并导致经济和社会的破坏性后果,这是民主国家试图要避免的。"

" 北京对抗新冠病毒疫情的模式,并不是在最大程度地保护健康与最小程度地冲击经济间做出的选择。"

说来说去,还是没有把人命放到第一位。所以放弃老年人的观点在西方各个阶层其实都有思想土壤的,并非某个人的奇思妙想。

西方自己的事,和我们无关,我不多加评论。但是我知道,中国自始至终都竭尽全力抢救每一个人,为了拯救每一个生命不惜代价。很多九十多岁的,还有全国知名的 100 岁的王大爷都在医生的精心救治下痊愈。即使患有阿尔茨海默症(老年症呆)的老年人,从西方惯常的工具理性角度讲,没有抢救的意义,但中国仍然一视同仁。这成为当时疫情阴霾笼罩下的中国的一道道亮光,给了大家以信心——是啊,一百岁的老人国家都不放弃,都能战胜疫情,更何况其他人呢?

尽管中国是人命关天,不惜代价,西方在生命面前仍然强调资源的有效性和比例原则,但中国不会把捍卫人权当作标签挂在嘴上,更不会当作干涉他国利益的工具。低调的中国一直都是相信桃李不言的。

当然,中国和西方的区别太多了,就在西方媒体如此对待中国的同时,中国援助的 70 吨医疗物资抵达匈牙利和土耳其,中国正力所能及地扩大援助范围。看来,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是无法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

巴黎日记发表后,很多网友来信对法国这样一个发达国家的表现倍感震惊。对于长期生活在法国的华侨华人来讲,更是心情复杂。

我 2000 年去法国的时候,创造了人生许多第一:第一部手机、第一次乘高速火车、第一次住单人学生宿舍、第一次见到一望无际的私人汽车、第一次看到私人别墅……当时就认为自己来到了未来世界。那时根本想不到,仅仅十三年后,我就写出《只有去中国才能看到未来》一文,刊登在中共最高理论刊物《求是》杂志上,广为流传。我也没有想到,十八年后,中国的 5G 技术已经全球领先。更没有想到的是,二十年后,在隔离令下开始写巴黎日记,对比法国和中国的巨大差距。

短短二十年,不过一代人的时间,西方就从赢得冷战的荣耀之巅快速地跌落下来。这个原因非一篇日记所能解,但必须指出的是,一个文明一旦固步自封、僵化封闭、自以为是,其衰落就是必然的了。这一次疫情,把一个沉醉于昔日荣耀而又步履蹒跚的老大西方淋漓尽致地暴露在世界面前。

今天对法国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国会昨天通过的持续两个月的卫生紧急状态今天正式实施。一些更严格的措施出台:露天市场被关闭、出门锻炼的时间和范围进行了细化、违反隔离令的处罚更重。法国每个城市每周有两次露天市场,上个周六,人挤人的现象还是把法国政府吓了一跳,只能宣布关闭。只是在我们中国人看来,这些都是一开始就要关闭的,结果直到封国一周之后,才执行。这就是西方的比例原则。

法国关闭露天市场(报道截图 /RT)

晚上,随着欧洲各国最新结果的出炉,噩耗继续延续:

德国突破三万,成为第五个突破此一大关的国家。

法国紧随其后,首度突破 2 万,死亡人数则第一次一天超过 200,死亡率大幅上升至近 5%,还出现迄今为止年仅 28 岁的最年轻死亡病例。

意大利病亡再一次达到惊人的 743 例!感染人数单日超过 5000,确诊总数接近 7 万,受感染的医护人员接近 5000 人!

意大利死亡人数已超过中国两倍,如果按人口比例,相当于中国有 14 万人死亡!从这个角度,中国是在没有任何可借鉴信息下、独自采取的果断措施,现在看,真的是一场无可比拟的奇迹。

欧洲虽然正在实施越来越严格的措施,包括封国、宵禁,但疫情却迟迟不见放缓。目前世界上发生疫情并得到有效控制的国家只有两个:中国和韩国,它们成功的诀窍都一样:尽收尽治、全面追踪感染者和接触者,并进行隔离。这两个国家都能通过手机定位系统确定新型冠状病毒群的位置,调查感染途径,迅速隔离相关人员,并警告公众避免前往感染地区。

但由于价值观,欧洲到目前仍然无法采取这样的手段。韩国虽然也采用西方的政治制度,但西方仍然批评韩国采取的措施是威权的。甚至韩国自己的学者也这样认为。

韩国统一研究院研究政治学和公共舆论的李相星表示,国家登记制度是威权体制留下的。根据该制度,电话公司必须要求所有客户提供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号码,这使得当局更容易追踪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患者。他的结论是:

" 如果被民主、有能力和负责任的政府使用,这些威权主义工具可能会非常有用和有效。但这也意味着,我们很容易回到威权体制。"

把有效遏制病毒的工具定性为威权,还认为民主国家使用就很容易回到威权体制。可见被西方洗脑的人不仅中国有。只是对欧洲来讲,威权的办法不能用,但是自己的民主办法又没有,岂不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吗?难道为了拯救自己的国家和人民,承认一切手段都没有意识形态属性,或者承认民主的缺陷这个人尽皆知的事实就这么难吗?

人类五千年的文明史已经一而再地证明了一个真理:一个制度面对挑战束手无策,失去灵活应变的能力,就必然被历史淘汰。新冠疫情将为历史再添一个佐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 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